<em id="ivsis"></em>
<track id="ivsis"></track>
<tbody id="ivsis"><noscript id="ivsis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• <track id="ivsis"><button id="ivsis"></button></track>
    <tr id="ivsis"></tr>
    <tbody id="ivsis"></tbody>

  • <track id="ivsis"></track>

    <menuitem id="ivsis"><small id="ivsis"></small></menuitem>
  • 落吧小说下载网
    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    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    杀手新传_分节阅读_第41节
    小说作者:晁翎   内容大小:606.09 KB   下载:杀手新传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9-04-29 18:05:38
    来把小飞侠压在下面。
    他嘿嘿笑道:“就凭你那两下子,回去给你娘捶背还差不多,你去死吧!”
    手中单刀一舞,车夫阴狠地把刀刃对准小飞侠的脑袋劈了下去。
    眼中闪过一丝惊恐。
    小飞侠突地伸出双手,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腕。
    于是双方在一阵较力后,那把刀距离小飞侠的面门已愈来愈近。
    冷汗已流了出来。
    小飞侠望着刀尖,就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。
    他挤了命抵挡着。
    然而他知道他已经力尽,要也抵挡不了几次眨眼的时间。
    小飞侠闭上了眼。
    他实在有太多的不甘心。
    不甘心方获得的亲情,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就死。
    不甘心对蔷薇的诺言半点也没兑现就死。
    不甘心壮志未酬,没杀了张百万与虎爷就死。
    他更不甘今默默本闻地死在这个让人恶心的人手中。
    他力尽之后松了手。
    只当是死之前的一刻全是这般的寂静漫长。
    在错怔一会后,他睁开了眼睛。他看到那车夫骑坐在自己身上,姿势虽然没变,但是他的表情却变了。
    小飞侠看多了死人,也做多了把活人变成死人的事;他只一眼就明白,一个活人是不可能有这车夫脸上现在的表情。
    他倏地一推,那车夫的身体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    一翻身,小飞侠爬了起来。
    当他看到“猛狮”齐铁山手里正拿着车夫的刀,含着微笑望着自己时,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
    “你还好吧?”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除了衣服领子上有着唾沫的痕迹外,一点也看不出来刚刚那种发病的样子。
    小飞侠苦笑道:“还……还好,若不是你及时好了过来,我恐怕就不好了?!?
    哈哈一笑,“猛狮”齐铁山道:“若不是你胆识过人,以一个文弱身体去拼命抵挡,给了我时间,恐怕我们两人现在都跟他-样,连气也没有了?!?
    小飞侠觉得这个人还挺有亲和力的。
    他扯了扯身上衣服的皱摆。
    小飞侠道:“狗急跳墙,人急拼命;我总不能束手让人宰割吧!”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把车夫的尸体抱了出去。
    小飞侠看到他走到路旁树林里,知道他是去掩埋,心中更是对这个人生出好感。
    凭良心说,他自己知道自己度量还没大到这种程度。
    以他的个性,那车夫死了本是应该,尸体更应该拿去喂狗都不为过。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很快的就从树林里回来。
    他跳上车辕,拉起绢绳,呦喝一声便驾着车朝前行去。
    他一面驾车,一面回头道:“小伙子,你是干那行的?准备往哪去呀?”
    想起“大风会”里的一些人,小飞侠不得不隐瞒身份。
    其实以他现在这种样子,别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他是“血轮回”,一个令人听到名字就不由发抖的杀手。
    “我叫小飞侠,一个……一个江湖小角色,混混的小角色?!?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笑道:“好一个小飞侠,名字是挺别致的,人也有着那么几分机伶,可是你那鬼打架的本领,简直连‘花拳绣腿’都称不上,我真怀疑你拿什么跑江湖,又凭什么混世面?”
    小飞侠由车厢爬到了车辕。
    他坐在“猛狮”齐铁山身旁道:“我准备到杭州,虽然我没什么本事,但天性就是喜欢学学江湖人的豪迈之慨、爽朗之风?!?
    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还真把小飞快当成了一个混混,他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个长辈对小辈的口吻。
    小飞侠也能装。
    他故意夸张的道:“当然知道,刚才听那痞子说你是‘猛狮’齐铁山,‘大风会’坐第一把交椅的大当家。在江湖中跑过两天的人,若说不知道皇帝姓姓什么,我会相信,要不知道你大名的,就是把我杀了,我也不会相信?!?
    干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纵然是一方霸主,这时候却也颇为受用。
    他显得有点晕陶道:“老弟,你还真会说话。呵呵!我看你的江湖,就凭这张嘴就有得混了?!?
    由小伙子变成老弟。
    虽是一字之差,但其中的学问可大着呢!
    毕竟在这世上能让“猛狮”齐铁山叫“老弟”的人不是没有。
    但是像小飞侠现在这种身份的人,要“猛狮”齐铁山称他“老弟”,传了开来也足以轰动江湖,铁定是大新闻一件。
    小飞侠笑在心里!
    他摸摸鼻子道:“齐大当家的,你这番独自一人上路,是否真的如那痞子所说,身上带了票红货,掩人耳自?”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道:“怎么?你信他的?还是准备也来个谋财害命?”
    连连摇手,小飞侠道:“我哪有这个胆?我只是好奇罢了?!?
    齐铁山笑了笑道:“那个家伙还真是倒霉,财迷心窍,异想天开,什么都自以为是,结果白白送了性命?!?
    小飞侠一怔道:“难道他弄错了?”
    “老弟,我可是“大风会”的瓢把子,这走镖?;醯氖?,我早八百年就不干了?!?
    “那……那么你那包袱里是……”
    “几件换洗的衣服,一些碎银,一点随身的物件而已?!?
    小飞侠真的为那车夫喊冤了。
    一个人若连状况都没弄清楚,就糊里糊涂的跑到阎王爷那应卯,真不敢想像阎王爷会不会把那家伙一脚踢到阴沟里去。
    “那么你风尘仆仆的又为了什么?”
    “猛狮”齐铁山环眼闪出精光,他淡淡道:“你可听说楚烈这个名字?”
    差点从车辕上摔了下来。
    小飞侠结舌道:“听……听过,好像是什么御前侍卫,奉了密旨在江湖上查探民风、民隐、民情的一个人物?!?
    “我才不管他什么御前侍卫不御前侍卫的?!逼胩酵蝗豢谄槐涞溃骸霸趺??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就可以为所欲为、草菅人命,置我们这些跑江湖的苦哈哈于死地?”
    心中一跳,小飞侠道:“他……他开罪了大当家?”
    齐铁山冷哼一声道:“他挑了我青州‘龙虎镖局’,杀了二人,又干掉了几名我派去查事的外场巡堂?!?
    “有这种事?会不会贵会里被杀的人本来就是不肖之徒?我听说这楚烈一向秉公办事,风评极佳呢!”
    小飞侠能不帮自己大哥说话?
    齐铁山望了他一眼,狠狠一鞭子抽在马臀上。
    他缓缓道:“不错,他是个正直之人,我也听说了。然而他既然隐身江湖,就该一切依江湖规矩行事。我‘大风会’里的人无论犯了什么案子,他都应该知会我这当家的一声才对。这可好,他事前没通知,事后屁也没一个,显然没把我看在眼里,存心让江湖朋友看我的笑话。你说,换成你是我,这口鸟气是咽不咽得下?”
    老哥呀,看来你又多了一号可怕的敌人了。
    小飞侠心里嘀咕着,嘴上却不得不顺着对方。
    “咽不下,当然咽不下??墒恰挡欢浅疑砀褐厝?,忘了这个规矩也说不定,更何况他生长在官家,这些江湖规矩他本不懂也有可能?!?
    一瞪眼,齐铁山道:“总不成我就没有反应任人耻笑吧?”
    “那当然不成,不过事情总有个解决之道,更何况民不与官斗,大当家的可得三思三思??!”
    冷笑一声,齐铁山道:“事情都发生了,我还三思个屁。我这次独自一人出来,就是要找到他,准备与他‘标一标’,我就不信对一个豁了出去的人,谁还理什么民不与官斗?!?
    小飞侠知道想要一下子扭转一个人的观念,是件十分困难的事。
    他不再赘言,转变话题道:“大当家的可有他的消息,准备上哪儿找他?”
    齐铁山发了一顿牢骚,气显然顺了许多。
    他缓缓道:“有消息说他在岳阳,又有消息说他为了‘财神’张百万谋反的事,已顺江而下,我此番沿江打听,也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,其实哪碰上了哪算,找一个人有时候也不是简单的事?!?
    从对方的口气中,小飞侠发现齐铁山要找楚烈是三分无奈,七分被迫的。
    在他想要化解这一段恩怨并不是件困难的事。
    只要有一方态度和缓,采取一下低姿态,应该就可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
    佛争一柱香,人争一口气。
    一个人,尤其是一个江湖人,他们之所以会做出许多难以理解、不可思议的事情,往往就是为了一口气。
    怨气、怒气、不平之气,不管什么气,只要气不顺,纷争就永远不断。
    纵然是同一个方向。
    纵然小飞侠对“猛狮”齐铁山,有着说不出来的好感。
    但是到了市集,他还是不得不与对方分手。
    没别的原因。
    只为了小飞侠身负要事,更明白和齐铁山在一起早晚会暴露了身份。
    所以在依依不舍里,小飞侠差些没把对方气炸,买了一匹快马,就挥鞭急驰而去。
    眼中两旁景物飞逝。
    耳里风声不断。
    骑在马上的小飞侠己化妆成另一个年轻人。
    他最讨厌易容,更讨厌戴着面具对人。
    然而他现在不得不这么做。
    因为他已失去他赖以生存在江湖中的武功。
    尤其在他的仇人比朋友多的情况下,他可不敢再如以前那样“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”地南征北伐。
    正午
    路旁一家野店。
    野店里四张桌子,两张桌子坐的有人。
    靠门边坐的是一个村夫打扮的中年人,穿着短衫、短裤,脚登草鞋,脖子后头挂着顶斗笠。
    另外两支竹篓子,上面盖着盖子,一根扁担就放在他的脚旁边。
    而靠里摆着酒缸子的一张桌子,一个中年人正低头吃着一碗面。
    从他身旁的货架子看来,他是一个在各处村落里摇着博浪鼓,卖些胭脂女红的货鼓郎。
    掌柜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。
    显然只有两个客人,他该做的事已做完,正靠在椅子上打吨。
    小飞侠来往过这条路上好几回。所以他很清楚这家野店,更怀念掌柜的特制风鸡及腊味山羌。
    因此他故意错过市集里的饭馆,为的就是赶快来这里再品尝令人垂涎的美味。
    大老远的就看到这家野店的酒招。
    小飞侠策马加鞭,眨眼的工夫已来到门口。
    他抛镫下马,一面扭动着僵硬的脖子,一面迫不及待地进了店。
    没理会村夫和货鼓郎的异样眼光,小飞侠一直来到掌柜的面前。
    “掌柜的,醒醒,醒醒!客人上门喽!”
    小飞侠心情愉快地摇着低着头打吨的掌柜。
    当他看清揉着睡眼惺松醒来的掌柜后,他有些讶异。
    “客官,您……您要点什么?”
    “一份风鸡,半支山羌,四两小麦酒,还有一碗大泸面?!?
    点完了要的东西,小飞侠盯着掌柜的猛瞧。
    直瞧得掌柜的瞪起眼睛,他才笑道:“这家店的原来老板呢?”
    “原来的老板?”怔了一下,掌柜的连忙道:“噢!他进城里了,有个孝顺儿子享清福去喽?!?
    “哦”了一声,小飞侠便走到一张空桌前坐下。
    从他微蹙着眉头看来,他显然心中有着什么难以解开的心结。
    这个时候野店外面又进来了一个老太婆。
    这老太婆一头白发,满脸皱纹,拘偻着腰,手里抱着一个布包包。
    瞧她小心谨慎的模样,就好像那布包包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生怕人家抢似的,连落了座都还舍不得把它放下。
    小飞侠一直为着一件事担心着。
    可是当这老太婆进门以后,他微理的眉头已松了开。同时脸上淡淡的阴霾也一扫而空,仿佛变了个人似的,居然吹起了口哨。
    老太婆仿佛也感染到小飞侠轻松愉快的口哨声,她咧着嘴对他笑了笑。
    好一口白牙。
    年纪这么大的人,还有这么整齐的一口白牙,还真是少见。
    酒菜来了。
    小飞侠却连筷也没动一下。
    掌柜的有点奇怪。
    他等了一会,从柜台里走了出来。一直走到小飞侠面前,停了下来道:“客官,你怎么不吃呢?这些全是你要的??!”
    笑了笑,小飞侠指了指对面的凳子道:“坐,咱们聊聊?!?
    掌柜的摇着头道:“我……我有事,你有什么话就说好,是不是这些不合你的口味?要不要我再去弄几道卤味过来?”
    伸出食指摇着,小飞侠道:“别麻烦了,无论你换什么来,我也不敢动筷子?!?
    脸色一变,掌柜的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话?”
    “唐伯虎的古画(话)!”
    小飞侠冷哼一声,接着道:“你自己说,你的东西能吃吗?”
    掌柜的后退二步,道:“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”
    “这些东西里加了一些不该加的东西,只怕我若吃了,就走不出这个门了。
    “你是说我这是黑店?是说我下了药?”
    掌柜的蓦然吼了起来,一付无辜状。
    “是不是黑店,我就不得而知,不过这东西里确实下了药倒是不假?!?
    “你……你血口喷人!”
    掌柜的一直退到柜台边,道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    “证据?最好的证据就是你把这些东西吃了?!?
    掌柜的突然笑了起来!
    他笑了一阵,脸上立刻换上一付狠毒之色。
    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小飞侠!”
    小飞侠不答反问道:“你又怎么能知道我会打这儿过?又怎么知道我就是小飞侠?”
    从柜台边抽出了一把刀,掌柜的道:“自从你从‘翻天蛟’贺敖海的手里脱逃后,旱路就此一条南下,至于怎么会看出你来,那更是一点学问也没有,因为你的化妆术实在太烂,另外你身上的衣服虽然换了,可是脚上的鞋子却没换,还沾着船舱里的一些黑桐油?!?
    不经一事,不长一智。
    小飞侠对别人说他化妆术太烂,他没有意见。
    但是从没换鞋子而让人发现破绽,他可就连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了。
    其实他没有想到这点。
    只是新鞋绝对没有旧鞋穿得舒服和合脚,所以他认为这种小地方应该不会出问题才对,没想到敌人竟然如此可怕。
    可怕到连
   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41
    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41/65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    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    也可以下载杀手新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
    本港台高清直播-本港台即时开奖-本港台即时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