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ivsis"></em>
<track id="ivsis"></track>
<tbody id="ivsis"><noscript id="ivsis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• <track id="ivsis"><button id="ivsis"></button></track>
    <tr id="ivsis"></tr>
    <tbody id="ivsis"></tbody>

  • <track id="ivsis"></track>

    <menuitem id="ivsis"><small id="ivsis"></small></menuitem>
  • 落吧小说下载网
    最新小说 | 小编推荐 | 返回简介页 | 返回首页
    (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,鼠标滚轮控制速度)
    杀手新传_分节阅读_第22节
    小说作者:晁翎   内容大小:606.09 KB   下载:杀手新传Txt下载   上传时间:2019-04-29 18:05:38
    雪三年前双亲骤然身亡后,他就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看待,凡事依着她,顺着她,生怕她受一点委屈、有一丝不快乐。
    他们两人奔波江湖,明查暗访,为的是能够查出花扬雪父母的身亡的原因。也因为如此,他们居然查出了许多江湖不为人知的事情,而极其自然的在出卖一些消息后,有了“解语姑娘”的名声。
    然而花杨雪却始终无法查出自己父母的死因。
    也为了这个缘故,她一直眉宇之间深锁着一层浓浓的忧郁,而一直躲在马车内不肯以真面目对人。
    老白不知道这楚烈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花扬雪青睐的。
    当花杨雪坚持要回头独自一人去救他的时候,老白就已经知道事情发生了。
    因为花扬雪一向心高、眼高,对男人从不正眼瞧上一眼。
    现在可好了?为了救这个小子,花扬雪竟然能做到裸身替他行功运气,这又是代表了什么?
    老白再是昏老,也明白花扬雪已经爱上了这个小王八蛋。
    其实老白对楚烈也不是很“个痛”。
    只为了对方的身份,像他们这一辈的老人,生就有根深蒂固的观念,那就是绝不与公门里的人来往。
    真要说起来,楚烈一表人材,英风飒飒,配花扬雪也还说得过去?;蛐硎嵌嗄昱嘌鹄吹母星榘?,老白总觉得这姓楚的一和花扬雪好起来,他就会变得更孤独和无所依归,有一种被人冷落的感觉。
    叹了一声,老白又猛吸了一口烟。
    他知道自己有的时候观念的确有些偏差,但这似乎是所有一般老人的通病,他也不知要如何改起。
   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突然他看到有数条黑影正在竹林外面迅急的接近。
    心头一惊,老白是个老江湖了,他立刻熄掉烟火,人像一头豹子般俯卧起来,睁大了眼睛,紧紧的盯视那些人的举动。
    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,会有这些看来身怀功夫的人摸了过来,老白已经觉得事情不妙。
    毕竟若是宵小老贼,他们是不会看中这间农舍的。
    数了一数,老白发现来人总共是七个人。
    心中有些忐忑不安,并不是在意对方,而是他知道此刻花扬雪正在房中替楚烈行功疗伤,若有个什么闪失,是很容易走火入魔,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    来人近了。
    当正对着老白的夜行人欲通过小桥的时候,他突然惨呼一声,倒了下去。
    在这人倒下的同时,老白已站起身,望也不望地上脑浆都被他敲出来的那人一眼。
    只听老白嘿嘿一笑,发声道:“免患子们,你们别躲躲藏藏了,是人物的就通通现身吧?!?
    他的话刚说完,竹林外已陆续走进来六个人。
    这六个人老白没见过,不过他却猜出了人家的身份。
    “大风会的朋友,你们的鼻子还真灵呐!”
    老白一夫当关,站在桥头,大有长板坡勇将赵子龙的气慨。
    没错,这六个人全是大风会里的人,除了“鬼秀才”杜元诗外,其中尚有“飞胡子”吴成。
    不过看来剩下的四人身份似乎还要比杜元诗及吴成要来得高。
    中间一名瘦得如麻杆的人站了现来,他望了一眼老白,冷冷的道:“阁下好一手偷袭的功夫,也不怕让人耻笑只有抽冷子?”
    老白阅人多矣,他一下子就想到这个像吊死鬼的人是谁?
    他亦冷冷回道:
    “‘鬼索命’韩俭,想不到你这大风会的刑堂堂主倒也学一般毛贼鬼鬼祟祟的,这难道就不怕人耻笑吗?”
    仿佛一怔,这“鬼索命”韩俭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    “别管我是什么人,韩老鬼,我倒想问你们,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来这里做什么?”
    “鬼索命”韩俭莱粱笑道?!暗比皇撬髅??!?
    早已知道对方来意,老白却故意和对方扯谈,因为他知道多拖延一刻都是好的,毕竟谁也不知道花扬雪替楚烈运功疗伤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大功告成。
    “这还真妙了,咱这间破农舍里就我老头一人,而我又与你素无瓜葛,更无过节,你总不会认为我老头阳寿满了,特地跑来触我霉头吧?”
    “鬼索命”韩俭手中铁索一挥,道:
    “你还不够格,我们要找的是屋里的人?!?
    老白翻了翻眼睛道:
    “奇怪了,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,还是聋子?我不是已经说过这儿只有我孤老头一人吗?”
    韩俭冷笑一声,道:
    “看你也是道上的人,竟然拿这三岁娃儿也不会相信的话来诓我。老头,你最好报上名来?!?
    “报名?怎么,想攀亲沾故?还是阁下尚有妹子没有出嫁,想与我结门亲家?”
    孰可忍,孰不可忍。
    “鬼索命”韩俭当发现人家打谱就在玩弄花样后,他毫无声息的已经出手。一条白光闪闪的钢炼笔直的砸向嘻笑怒骂的老白脸上。
    老白一偏头,手上旱烟管飞快的一点,点飞钢炼后,人也倏地猛向前冲。
    他看似把目标对准“鬼索命”韩俭,其实却是对着最旁边的“鬼秀才”杜元诗。
    这招“声东击西”的确令人难以防范,只见“鬼秀才”杜元诗闷哼一声,手中铁扇还来不及阻挡,人已被老白的旱烟管给戳翻了。
    老白一招得手,立刻返身再攻向“鬼索命”韩俭。
    此时“鬼索命”韩俭骤见“鬼秀才”哼都没哼,就登时了帐,一腔心火早已烧到头顶,恰见老白又攻向自己,正是怒极的把钢索舞成一圈圈,倏地击向老白。
    嘿嘿一笑,老白半途一个拧身,旱烟管居然又砸向另一名“大风会”的仁兄。
    这一回人家可也已防着,不等老白旱烟管递到,一双“无常钩”已经漫天幻影的迎了上去。
    老白站稳马步,身子一沉,旱烟管与无常钩连连对击数下,立刻又回身攻向“鬼索命”
    韩俭。
    “好习的老头?!?
    “鬼索命”韩俭骂了一声,立刻与老白战成了一团。
    他一面打一面发声道:“反这个老不死的圈起来,我看他还能往那跑?”
    老白这下可惨了!
    他人在当中,压力来自五个方向,而他的对手却个个不是庸手。
    他纵是功夫再高,碰上这五名大风会的高手,一下子也就感到力不从心,发招攻敌之间每每被人逼了回去。
    心里开始有了惶恐。
    老白伯的并不是自己本身的安危,他怕的是若是对方想到什么,而拨出人手去探看屋里,那么他才是只有喊天的份了。
    人就是这样,有的时候愈怕什么事,什么事就愈会发生。
    老白这里刚刚转完念头,“鬼索命’那里已发声道:“王海、牛连杰,你们两个先去探探路,那个雌儿还有姓楚的在不在里面?”
    叫王海的和牛连杰二人立刻脱离战圈,他们刚想过桥,老白已大吼一声冲了过去。
    他这是不要命的举动。
    因为他这一冲固然冲了出去,可是背后的空门却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眼里。
    “鬼索命”觑准时机,手中索炼鬼怒一般的飘了出去,而使“无常钩”的大汉更是疯狂般抡钩就斩。
    老白理也不理背后这两件要命的玩意,他吼叫声里已把发怔的王海和牛连杰二人给砸破了头,捅破了肚子。
    他是阻止了这两个人。
    可是却再也来不及回身去抵挡“无常钩”和“鬼索命”。
    老白只觉得后背一阵撕裂之痛,接着像遭雷击般挨了一记,整个人前冲数步,鲜血已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。
    他没倒,只因为身体内的那股不挠的意志。
    他摇摇晃晃的转过身,脸上带着一抹残忍的笑容,对着满脸不可思议的敌人道:
    “我……已干掉你们四……四个人了……嘿嘿……怎么算我……我也够了本?!?
    当然明白老白背后那两记有多么重。也因为如此,所以“鬼索命”和另二名大风会的人才会显得如此惊恐。
    他们不是没有碰到过悍不畏死的敌人,江湖刀口舔血的日子,也见过了许多更惨烈的场面。
    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想到一个明明该倒下死掉的人,还会站着,而且惨厉怕人的瞪视着自己。
    有些心寒,“鬼索命”却一步步上前。
    他不信,不信这个老头是个打不死的人。
    缓缓的把索炼在头上绕舞着圈子,“鬼索命”韩俭一点也不敢在意的等待机会,以期一举歼敌。
    突然
    老白动了。
    而且动得奇快。
    他混身血污,无惧于那根笔直飞向自己的索炼,身体前冲把旱烟管横在胸前,一头拱进“鬼索命”的怀里。
    索炼缠绕在老白的身上,力道之大甚至可听到老白肋骨被砸断的声音。
    “鬼索命”韩俭却被老白一头拱翻了过去,他尚未来得及翻身,老白的旱烟管已戳进了他的肚子。
    老白的身体滚了两滚,在使“无常钩?的大汉还没意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刻里,老自身上两颗常年在握的铁蛋已打穿了他的脑门。
    剩下一名大风会的人,眼见这么惨厉的场面,心头一惊,竟然如飞般回身就跑,眨眼之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  时间静止了。
    田野间阵阵蛙鸣又开始此起彼落。
    著然两条人影从屋里冲了出来。直扑向老白倒身的地方。
    “老白,老白……”
    花扬雪衣衫不整神态惊怖的把老白扶了起来。
    当她一见老白混身吓人的伤势,便连点数指,同时掌心贴在他的后背,逼出一股真气,护住他的命门。
    老白睁开了眼睛。
    他凄楚的一笑,喃喃道:“小……小姐……谢……谢谢天……你……你总算没……没事……”
    花扬雪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    她再也忍不住流下泪水,硬咽道:“老白,老白你……你别说了,我马上替你治疗,你会好的?!?
    老白摇摇头道:“没……没用的,我是到了该……该走的时候了,可惜……可惜的是我不能……再陪你了……”
    花扬雪肝胆欲裂,她心如刀割的望着这个终其一生呵护着自己的老人,竟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——
    雷霆六月非雪


    老白发着最弱的声音道:“姓……姓楚的那……那个小子呢?”
    “老人家,我在这?!?
    楚烈虽然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,但已猜出了大概,他俯身望着老白。
    涌出一口鲜血,老白呛咳了数声,才用失神的眼睛望着楚烈道:“小……小子,咱……
    咱家姑娘就……就交给你了,你……你他……他妈的若……若是有半点对不……对不起她,我老……老白做……做鬼也会来找你……知……知道不……”
    楚烈亦被老白这份忠肝义胆给感染了。
    他流下两行英雄泪,硬声道:
    “您放心,楚烈不是薄幸男子?!?
    老白苦笑一下,道:
    “我……我看得出……出来,既然……既然这样,我……我也可以安……安心闭……闭眼了……”
    老白话一说完,头一歪,人已含着微笑断了气。
    而花扬雪已经哭成了泪人,久久无法停止。
    王飞已可确定“火雷堡”的堡主雷明远,是让“血轮回’刺杀的。
    江湖传言总是如水面上的涟满,一圈圈的以极快的速度散播。
    所以在第七天他赶到了“火雷堡”,同时以他特殊的身份受到了礼遇,而能开棺验尸。
    望着雷明远致命的一剑,王飞心里简直有如万蚁在咬般难受。
    因为整个江湖都知道王飞立下了重誓,一定要抓到“血轮回”不可。
    而现在“血轮回”竟又犯案,这不仅是摆明了要与他挑衅,根本是在耻笑他的无能。
    所以王飞变得更阴沉,更让人不敢与他接触了。
    他研判再研判,却找不出是谁买凶杀雷明远,打听再打听,就是没有一点风声,有谁为了雷明远的死而大肆庆功?
    他失望了。
    也更为这一次“血轮回”成功的杀人而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线索而懊恼。
    他不明白,真的不明自杀人的人怎么会没有“动机”?
    其实也难怪他理不出头绪,找不到线索;因为这一次小飞侠杀人是免费的,而且也不是江湖人士所托。
    所以无怪乎王飞查遍了各钱庄,也查不出有谁在这段时间有大量的金钱出入,问遍了所有江湖同道,也没人为了雷明远的死而锣鼓喧天。
    他一个人无聊的坐在临街的酒楼里喝着问酒。
    突然他看到了远处城门口吊着三盏红色的灯笼。
    王飞一怔,已经想起那个神秘的老头。
    “难道这会是联络我的?”
    王飞起身丢下酒钱,就朝着城门走去。
    果然,他老远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城门口,手里拿着一块红布。
    来到这个人面前,王飞看了对方一眼,道:
    “我是王飞?!?
    那个人收起红布,丢下一句“今夜二更此地见”,入就转身离去。
    王飞呆了一呆,便又回到酒楼。
    这个神秘老头到底是谁?“
    他怎么有那么大的势力,好像每一个城镇都有他的党羽?
    自酌自饮,王飞更想不透的却是人家怎么会拿出这么一大笔银子,而要自己去对付“血轮回”,奇怪的是看那个老头的样子,对“血轮回”似乎知道得很多.却又偏偏一点线索也不提供自己。
    他与“血轮回”有仇?
    他既有这么大的势力,又为什么不自己去对付“血轮回”?
    王飞愈想愈心烦,想到后来他干脆不想了,只是低着头喝着酒。
    再偶一抬头的时候,他已看到城门口那三盏红色的灯笼已经不见了。
    今天晚上非得好好盘问一下那老头不可。
    王飞打定了主意,赌气似的把剩下的半壶酒给全倒进了肚子里。
    就在王飞将醉未醉、半醒半醉的时候,他突然看到一男一女,男的俊逸,女的艳丽,一同进了这间酒楼。
    “小飞侠!”
    王飞跳了起来大叫着。
    刚上楼,小飞侠猛然听到有人叫着自己,正循声去找,王飞已如大鸟般冲了过来。
    小飞侠心里正发苦,王飞已一把搂住他,又是拍,又是打的,好不亲热。
    也难怪,他乡遇故知嘛!
    更何况王飞这个人一向没什么朋友
   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22
    首页   上一页   ←   22/65   →   下一页   尾页   转到:
    小提示:如您觉着本文好看,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← 或 → 快捷打开上一页、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
    也可以下载杀手新传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,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!
    本港台高清直播-本港台即时开奖-本港台即时开奖结果